“聪明伶俐,知我心意”
魔教中心,教主唯粉。
cp向混乱,主跳黑心。
可拆不可逆,其他都可以。

【跳黑心】鬼迷心窍(全)

正邪不过一念之间。在恶的诱导下,他能否正己身定己心,不往堕落的深渊里去?


预警:

是篇露骨的车,注意避雷。

跳跳(拟人后名叫燕齐)假黑化有。

囚禁有,血腥场面有。

OOC有,当原耽看可能比较好。

私设教主没死,只是武功尽失,被秘密关起来。虎落平阳,显露出来的性格和使用的手段也会和曾经大不相同?

-------------------------------------


邪魔的心污浊,身子却干净。


燕齐看他与浮尸无异的身骨泡在寒潭里,锁链在四肢上缠绕一圈又一圈。恶人已不年轻,又在鬼门关走一遭,本称不上俊的面目变得比以往更可憎。燕齐关他三月,日日守着,生怕自己壁橱里的...

+

“我真是你的一切吗?”

+

【跳黑心】预告

除了七剑和魔教的基本设定以外,全是私设。

基本上每篇的背景都是那个有随心教和奇剑盟的江湖。

可以算半原耽。

填坑顺序随机。慢慢写不咕咕。


练笔小短文/小片段:

1-【不知子】双虎(单方面的)亲情向。温泉与矫正三观(的失败)。

2-【困】袁青的入睡(身累)

3-【倦】墨心臻的入睡(心累)

     注:困与倦说的是同一晚上的事,不过视角不同。性格不同,经历不同,入睡的过程和睡着以后安稳与否,也应该是不一样的。

4-【借道】“哈哈哈哈哈,下地狱?笑话!袁青,你以为孤王在阴间打不出一片容身之地?”大概是在地府大乱的背景下教主死后...

+

置顶!

这里刀苏图,叫刀刀就好~(其实苏图也行)

个人信条是三次元要圆满,二次元要破碎。

喜欢吃糖,更喜欢吃刀,最喜欢糖包刀。(简而言之是个在二次元是个be控)

cp的话,一般认为可拆不可逆。

年下控,下克上控。

最喜美人攻。

讨厌单箭头!!!


常驻中土坑与冰火坑。

挚爱索大眼儿和领主。对此坑唯一的贡献是中文维基的大眼儿的词条,以及努曼诺尔诸王的一部分词条。

挚爱奶德和洋葱。不嗑官配外的cp。对此坑毫无贡献。【惭愧


目前陷在虹七坑里,魔教中心向。

本命是莎丽和教主。

cp主吃跳黑心,虹蓝和奔莎也吃。

其他魔教内销酌情食用。

由于是可拆不可逆向,未来要是突然吃起跳蓝,...

+

【跳黑心】教主一世英名的崩塌

沙雕小剧场。

肝正剧之前一个消遣。


大写的崩坏OOC逻辑死! 
和原著没有半毛钱关系!全是刀某丧心病狂的私心! 
和伶俐正文也没什么关系!在正文里护法和教主的关系是个秘密! 
这个小剧场不过是刀某腐烂的内心的具象化,借人物之口吐脑中之槽。 
最好还是不要看,保护眼睛。 
 
 —————————————————————
 
一五零二年春 ← 无法割舍假正经的年份标识】



墨大教主伤愈后三个月,众分舵主终于启程离开黑虎崖。 
送走了人,忙得焦头烂额的堂主们与教众们趁...

+

教主

大概是在马车里发疯给楚芜洁一碗血灌下去以后的生无可恋脸

+

【跳黑心】伶俐番外*白日旧

西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墨少邅到底是没上一九五零年三月二十六号夜里那趟飞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是《伶俐》正文完稿的时候答应如果有3+评论就写的番外

本来说是民'国au,但由于抓不住时代风骨而改成了内'战后au...(他们在正文里不都死了嘛…这是他们转世以后的故事。)

基本脱离虹蓝原作…人物ooc到没眼看…就当是刀某私设写多了脑子一抽的产物吧。就当原耽看,这样子吃起来可能更舒服一点…

预警:

这又是一篇肉 

含有轻微强制情节,注意避雷

**********链接请走这里**************】...


+

附《伶俐》年表一张…

注:第一章改名“故我来”,不再是“十年灯”

 发“向河梁”的时候答应的民国au番外刀某写不来,只好改成了内'战后au…请见谅…内'战后au番外暂定名“白日旧”,在年表里也可以找到。(目前已经肝完了,正在修改中…)

啊好想写小剧场… 
 
《教主的一世英名的崩塌》 

大概是众堂主在雅间里八卦,守夜的侍卫和洗床单的教众在大堂八卦…讲的是同样的两个人,然而cp互相逆掉了。后来双方碰头,掐起来,打赌,看谁对谁错。派人听墙角。五雷轰顶,难以置信。emmmm


欢迎小窗,欢迎勾搭。

+

文手挑战-我该回去了

2017年7月11日写的…


窗外在下雨,玻璃格子上水珠破开雾气划出道道泪痕。他从床上爬起来,拖过椅子在画架前坐下。木椅子在石头地面上发出响亮的摩擦声,他却混不在意,好像一点不担心会吵醒伏在他床头的人。

他没有把气灯打开,只是点起多年不用的牛眼油灯挂在画架边的铁钩上。他调试好光圈大小,让黄光只聚在画布上,是边缘清晰的一个圈,圈外的一切依然藏在黑暗里。他深吸一口气,拿出铅笔一看却摇了摇头。无奈的,他站起来,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小铁皮箱子。箱子上的锁链已经开始生锈,显然很多年不曾开启过。

他解下腰带上拴着的钥匙,一点点打开已经老化的七把锁。

箱子里的所剩无几的颜料干燥结块,调和用的油也变得浓...

+

【跳黑心】伶俐3*向河梁

《伶俐》完结啦!

原来发的合集里面一直是“待补充”状态的第三章,也就是终章,终于完稿。

笔者建议在食用终章之前先查看合集。本文包含的所有cp,雷点,先前所有章节以及番外都可以在合集里找到。

***********请戳这里打开合集**********

***********请戳这里打开终章**********

终章的链接点进去后摁一下右上角的Proceed就可以啦!

感谢阅读!食用愉快!

【注:文中三娘唱的曲词改编自知乎er林心的回答

最后...如果可以的话...求评...点梗也可以…

【如果有3+的评论...激动的刀某会立刻跑去码篇民国au的番外呢…

欢迎小窗,欢迎...

+

【跳黑心】伶俐*人物名注解


以下全是【伶俐】一文中的私设!

本文链接见评论…

和原作一样,反派名字是三个字,正派是两个字www

袁家:

之所以用袁这个姓是因为跳跳是只猴子嘛…猿猴…那就用袁了…
【跳跳】袁青-谐音冤情,又取了青光门的青字。
袁长桓(表字)-谐音愿偿还/愿长还/愿常还,桓字取坟旁木柱的意思,代表护法是家里独一个活下来守望着亡人的人。
【跳跳爹】袁煜-光明磊落的意思,在这里是反讽。(而且读起来是圆芋hhh是被香芋梗洗脑后的产物)

墨家:
黑改墨,不需要多解释了…

魔教取个名叫随心教。随心教嘛,就是跟着那个名字里有心字的人的意思~硬要说是随心所欲的意思也行…毕竟魔教人都不怎么守规矩讲道义…
私设随心教的传统是每任教主继位的时候名...

+

【跳黑心】伶俐*完结整合

这是一个没有朝廷的世界。天下大乱,群雄逐鹿。

江湖两大势力,随心教与剑盟,东西相对,势如水火。
随心教野心勃勃势力遍布大江南北,剑盟以守为攻七座团结固若金汤。
十数年间,武林中血雨腥风,全因一笔情债而起。
三代人的冤冤相报,看不见尽头何在。
世道乱糟糟,没有侠义,没有傲骨,没有不惭世上英的气节。
所谓江湖,不过一些可怜人苦中作乐,苟且偷生。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这就是一篇无脑肉文而已。外链在最底。


这篇文...雷点密布,请注意看预警避雷。谢谢~

预警:

本文大概七万多字,肉很多。
世界观完全崩坏,黑遍全员,有血腥情节。

由于人物过度OOC,当成原耽看可能舒服点。


第一章*...

+

by刀苏图

+

【跳黑心】伶俐2*如意门

第一章点【****这里****

预警:
完全崩坏的世界观
黑遍七剑
有血腥情节
【其实就是一篇无脑的肉

拟人设定
黑心虎—墨心臻
跳跳—袁青/袁长桓
跳跳父亲—袁煜
白猫—白游
其他人物基本是oc,不重要…

吃肉点【****这里**** 】

点一下右上角的proceed就可以了www

感谢阅读!

+

教主的拟人www

+

OC!一个叫卓古路·银币的盗贼君

+

本无求

他将烟熄了,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锦囊来。
“哝,谢谢你的。”他一边说,一边用两根手指夹着递过来。

她妥帖的收好,点了点头。电灯关着,他看不清她脸上表情,只觉得那鼻尖有点红,眼下有点肿。

“好吧。”她说,从小皮包里拿了口红,又拿了粉,背过身补起妆来。
“这点银子,下回该涨了。”
白森森的粉遮住了她熬得乌青的眼圈,遮住了她脖子上淡淡的刀疤。那是第三次救他命时候留下的。他从镜子里看着她一双手,没拿刀,没拿枪,只是点了胭脂将好气色画上。

女人肃着脸,一双眼睛也直勾勾的不动。他认识他这么多年,这种神色还只有五六年前他俩老师被人杀了时候才见过。她看着不落寞,也不伤心,也不透出心酸叫人可怜。她背挺得笔直,肩膀绷着,脖颈微...

+

【跳黑心】伶俐1*故我来

这是一篇肉文

主cp(有肉体接触): 

上半篇- 虹跳(互为替身)

下半篇- 跳黑心

提及:虹→黑  ,少主→教主

OOC严重,负面心理描写有,偏心魔教的护法有。

姓名与身份有私设:虹猫→剑盟盟主白鸿

跳跳→剑盟七座之一/随心教护法袁青

黑小虎→随心教少主墨烈(养子设定)

黑心虎→随心教教主墨心臻

-------------------------------------------------------------

袁青仰躺着。床幔外烛火灭了,空气湿闷,床头甜得发腻的鹅梨香也掩不住方才情事的味道。他身上的锦被在身边人动...

+

点点新【护法个人碎碎念】

万年前写的老文
算是醒时甜的续章
个人向小系列的最后一篇了
OOC预警
依旧没有剧情
伤眼抱歉

以及日常求吐槽

—————————————

他伤好后觉得一切都不一样了。世界仿佛和他一样烧得糊涂,很多事情变了又变,变得他都再也认不真切。 

他走在路上,脚步是安静的,心里也是安静的。 

他一点都不困惑。这样的感觉他经历过多次了。 
不需要挣扎,他早已任命。

时间的轮子总是在转啊转,只是有时转的快些,有时候慢些。他烂在床上的时候窗外的人没有和他一起停下来。他们跟着轮子跑啊跑,等到他清醒的时候,他只见外面的人们已跑出远远一段距离了。

这就是为什么如今的混沌感分外明显。

护法心里是明白的,但他什么都没...

+

© 刀贩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