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HU请收我!
我爱我OC

【长篇】城欲摧*第一章

教主中心。

食用指南与前情参见【序章】。

本章无cp。

大量oc出没。

出场原作人物:

黑心虎 :墨心臻/墨臻/执奴


                                ********...


+

Merry As I Was- Background Story

Hard yet Warm!Stannis / Quiet yet Snarky!Davos Modern AU

一篇CEO和走私犯/du贩子的现代甜文。主要就是想看看严肃温柔的二鹿和阴郁尖酸的洋葱,很好奇在这种有点人设调转的设定下两个人会有怎样的火花。副cp是胖鹿x奶德,小花x三鹿,以及核桃大帝x小公主。萨拉多有着单箭头洋葱的倾向。说实话我曾一度吃起萨拉多x洋葱,老海盗真是太暖了...

...虽然最后我还是走了S/D向,但看原作的时候我超级为洋葱感到不值,一直觉得他要是换个人跟就好了。老萨在他发烧的时候关怀备至,而二鹿呢?直接把人扔地牢里去了啊喂!而且说实话要不是au我吃不下去这一对.....

+

随心教总坛:沛裕山二十八峰

继续并没有什么意义,只是单纯为了让这个地方在脑子里清晰一些而做的零碎设定。


主峰与陪峰:

黑虎崖-现任教主居住与办公的斑壑馆,召开半月一次的晨会的称如殿,祭五脏庙的礼香堂,立木营,客舍,草约堂,总账房,明面上的珍宝阁,以及教中禁地梨苑都在这里。有很多很多的芍药。

潇瑶峰-教中雅集的首选地。山峰东面风往台上有一座云来亭,是狂刀与怒剑晚间饮酒作乐的地方。而西面的芍药园边有座雾起楼,供赏花之人居住。楼边是烟落阁,坐在阁中能听见泉水叮咚。


北九峰:

天禽崖-老教主退位后的住处。

天冲崖-看起来是座荒山,山腹中是秘密藏宝库。

天柱崖-山腹是水牢。地表是亲兵营。

天心崖-藏书阁...

+

随心教历代教主

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只是写出来好玩而已。感觉这个教在脑子里更清晰了一些。等以后写到敬先殿的剧情,这些名字可能就能派上用场了。

忘记加在表格里了,封心决还有让人很难生孩子这个作用...所以...

+

【长篇】城欲摧*序章

虹七全员正剧向,背景在一个没有朝廷的架空江湖中,拟人设定。除保留七剑与魔教的基础设定之外,其他的全是私设,OC非常多。因为夹带大量私货,当做半原创食用最佳。

偏重魔教视角。


本章中提及的人物:

【跳跳】袁长桓/袁青

【狐一刀 】胡一刀

【原创女】任醒景

【虹猫】白鸿

【蓝兔】蓝禹

【逗逗】窦荣

【莎丽】沙丽

【大奔】熊磊

【达达】荀达

【黑小虎】*打码

【黑心虎】*打码

----------------------------------


一五一六年 秋

袁长桓到长安城,随着人流进了安远门。和他同道的人大半要去的是同一个地方,袁长桓跟...

+

【小长假活动·我写你猜】文本发布!

有人能猜到哪篇是我的嘛www


江湖夜雨十年灯CP:

【给定剧情】虹猫吐血


【活动规则】根据文段和所给文手列表,将文段跟文手对应,猜对最多的送CP22样刊,如果有若干个人都猜对最多,则按时间顺序给前五个。总共11位文手,12篇文段,其中有一段是鹊写的混淆项,猜对不得分XD。写手太太自己也可以参与活动,猜对自己的片段不得分


不论如何,大家吃粮愉快!


【参与方式】将答案私信主页,或摊位群862586793群管理


【活动时间】2018.10.07晚八点结束,公布结果及获奖名单


【文手列表】附作者主页或作品链接,可用于作为参考与线索...


+

他一双眼是落了漆斑的腻子,神采全给胶了去,半点不剩。可你若愿意守着,等那漆干成镜子样的,映了光在明面儿上,半点不藏。

+

捉迷藏的时候,你一直没等到来找你的人。

我赢了呢,你想着,笑得开心。

你是个真正的常胜将军。

不只是捉迷藏。

躲避球你也永远是第一名。

对眼神游戏你也战无不胜。

你胜利的背后有个秘密。

是呀,只要忘了找你,懒得砸你,不愿看你。

你就永远能赢。

你永远都在赢。


+

黑虎崖上的秋天很凉,有个手炉就舒服多了。


一个人住更要照顾好自已呀,教主。



注:寿字纹是贴的素材。构图和动作都有参考。

+

刀刀的使用说明

这里刀苏图,是个渣文手。

目前趴在虹七坑底,魔教全员厨。

白月光是莎莉,朱砂痣是教主。

吃虹蓝,奔莎。不可拆。

产跳黑心。可拆不可逆。

喜欢吃糖,拒绝BE。

目前正在努力填坑。写的所有东西都是借七剑和魔教的基本设定,背景架空,人物算是半原创。由于私设过多变动过大,建议当原耽看。


+

【城欲摧】人物备忘

全员向正剧。

由于坑巨大,大纲还没写完,正文更是遥遥无期。(更新:正文已经开更了)先把名字存着,免得自己忘了。由于城欲摧是在伶俐的基础上扩的,所以大多数人名都没变。但因为时间线拉长了,多加了很多人。


剑盟:

上代七剑-

【白猫】白游-取变化万千不固定的意思,指白游其人圆滑世故,江湖人称白猫。三点水是用来压长虹的火气的。有祖产,有佃户。有座牡丹园,住在朗涯山的别庄。

【假冰魄】玉蝉主(蓝泠)-玉蟾改玉蝉,玉蝉是随葬玉器,一般放在口中以封魂魄的,暗指她死亡的命运。泠是清冷之意,指她心冷而无情。

【真冰魄】蓝瑛-瑛是美玉之光华。大概是个近乎无暇的人。

【紫云】沙妜-妜是美丽的意思。全名...

+

【跳黑心】倦

一个消沉的教主睡前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事儿。

预警:
我流虎爹(墨心臻)的性格和心态与原作教主差别巨大。
———————————————

一五零五年 十月十六日

(注:墨心臻死于一五零六年春)

他泡在浴池里,水凉了,可还不愿意出来。小奴儿催了两回,他懒得搭理。大不了泡到早上,有什么关系…在这儿和在床上,都是一样睁眼等天亮。他头靠在池沿上,往后仰,看屋顶。木板子每年一换,可还是经不住水汽的侵蚀。虽然不曾腐朽,但也差不多了。芝麻绿豆大的琐事也和这水汽一样,无孔不入,浸透他生活方方面面,不经意之间榨干所有精力,叫人心力交瘁。

他早没了年青时的锐气。锋芒毕露有什么用啊?教里该采买的东西还是一样不会少,价格也一分也不...

+

【跳黑心】鬼迷心窍(全)

正邪不过一念之间。在恶的诱导下,他能否正己身定己心,不往堕落的深渊里去?


预警:

是篇露骨的车,注意避雷。

跳跳(拟人后名叫燕齐)假黑化有。

囚禁有,血腥场面有。

OOC有,当原耽看可能比较好。

私设教主没死,只是武功尽失,被秘密关起来。虎落平阳,显露出来的性格和使用的手段也会和曾经大不相同?

-------------------------------------


邪魔的心污浊,身子却干净。


燕齐看他与浮尸无异的身骨泡在寒潭里,锁链在四肢上缠绕一圈又一圈。恶人已不年轻,又在鬼门关走一遭,本称不上俊的面目变得比以往更可憎。燕齐关他三月,日日守着,生怕自己壁橱里的...

+

“我真是你的一切吗?”

+

【跳黑心】教主一世英名的崩塌

沙雕小剧场。

肝正剧之前一个消遣。


大写的崩坏OOC逻辑死! 
和原著没有半毛钱关系!全是刀某丧心病狂的私心! 
和伶俐正文也没什么关系!在正文里护法和教主的关系是个秘密! 
这个小剧场不过是刀某腐烂的内心的具象化,借人物之口吐脑中之槽。 
最好还是不要看,保护眼睛。 
 
 —————————————————————
 
一五零二年春 ← 无法割舍假正经的年份标识】



墨大教主伤愈后三个月,众分舵主终于启程离开黑虎崖。 
送走了人,忙得焦头烂额的堂主们与教众们趁...

+

教主

大概是在马车里发疯给楚芜洁一碗血灌下去以后的生无可恋脸

+

【跳黑心】伶俐番外三*白日旧

西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墨少邅到底是没上一九五零年三月二十六号夜里那趟飞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是《伶俐》正文完稿的时候答应如果有3+评论就写的番外

本来说是民'国au,但由于抓不住时代风骨而改成了内'战后au...(他们在正文里不都死了嘛…这是他们转世以后的故事。)

基本脱离虹蓝原作…人物ooc到没眼看…就当是刀某私设写多了脑子一抽的产物吧。就当原耽看,这样子吃起来可能更舒服一点…

预警:

这又是一篇肉 

含有轻微强制情节,注意避雷

**********链接请走这里**************】...


+

附《伶俐》年表一张…

注:第一章改名“故我来”,不再是“十年灯”

 发“向河梁”的时候答应的民国au番外刀某写不来,只好改成了内'战后au…请见谅…内'战后au番外暂定名“白日旧”,在年表里也可以找到。(目前已经肝完了,正在修改中…)

啊好想写小剧场… 
 
《教主的一世英名的崩塌》 

大概是众堂主在雅间里八卦,守夜的侍卫和洗床单的教众在大堂八卦…讲的是同样的两个人,然而cp互相逆掉了。后来双方碰头,掐起来,打赌,看谁对谁错。派人听墙角。五雷轰顶,难以置信。emmmm


欢迎小窗,欢迎勾搭。

+

文手挑战-我该回去了

2017年7月11日写的…


窗外在下雨,玻璃格子上水珠破开雾气划出道道泪痕。他从床上爬起来,拖过椅子在画架前坐下。木椅子在石头地面上发出响亮的摩擦声,他却混不在意,好像一点不担心会吵醒伏在他床头的人。

他没有把气灯打开,只是点起多年不用的牛眼油灯挂在画架边的铁钩上。他调试好光圈大小,让黄光只聚在画布上,是边缘清晰的一个圈,圈外的一切依然藏在黑暗里。他深吸一口气,拿出铅笔一看却摇了摇头。无奈的,他站起来,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小铁皮箱子。箱子上的锁链已经开始生锈,显然很多年不曾开启过。

他解下腰带上拴着的钥匙,一点点打开已经老化的七把锁。

箱子里的所剩无几的颜料干燥结块,调和用的油也变得浓...

+

【跳黑心】伶俐3*向河梁

《伶俐》完结啦!

原来发的合集里面一直是“待补充”状态的第三章,也就是终章,终于完稿。

笔者建议在食用终章之前先查看合集。本文包含的所有cp,雷点,先前所有章节以及番外都可以在合集里找到。

***********请戳这里打开合集**********

***********请戳这里打开终章**********

终章的链接点进去后摁一下右上角的Proceed就可以啦!

感谢阅读!食用愉快!

【注:文中三娘唱的曲词改编自知乎er林心的回答

最后...如果可以的话...求评...点梗也可以…

【如果有3+的评论...激动的刀某会立刻跑去码篇民国au的番外呢…

欢迎小窗,欢迎...

+

【跳黑心】伶俐*人物名注解


以下全是【伶俐】一文中的私设!

本文链接见评论…

和原作一样,反派名字是三个字,正派是两个字www

袁家:

之所以用袁这个姓是因为跳跳是只猴子嘛…猿猴…那就用袁了…
【跳跳】袁青-谐音冤情,又取了青光门的青字。
袁长桓(表字)-谐音愿偿还/愿长还/愿常还,桓字取坟旁木柱的意思,代表护法是家里独一个活下来守望着亡人的人。
【跳跳爹】袁煜-光明磊落的意思,在这里是反讽。(而且读起来是圆芋hhh是被香芋梗洗脑后的产物)

墨家:
黑改墨,不需要多解释了…

魔教取个名叫随心教。随心教嘛,就是跟着那个名字里有心字的人的意思~硬要说是随心所欲的意思也行…毕竟魔教人都不怎么守规矩讲道义…
私设随心教的传统是每任教主继位的时候名...

+

【跳黑心】伶俐*完结整合

这是一个没有朝廷的世界。天下大乱,群雄逐鹿。

江湖两大势力,随心教与剑盟,东西相对,势如水火。
随心教野心勃勃势力遍布大江南北,剑盟以守为攻七座团结固若金汤。
十数年间,武林中血雨腥风,全因一笔情债而起。
三代人的冤冤相报,看不见尽头何在。
世道乱糟糟,没有侠义,没有傲骨,没有不惭世上英的气节。
所谓江湖,不过一些可怜人苦中作乐,苟且偷生。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这就是一篇无脑肉文而已。外链在最底。


这篇文...雷点密布,请注意看预警避雷。谢谢~

预警:

本文大概七万多字,肉很多。
世界观完全崩坏,黑遍全员,有血腥情节。

由于人物过度OOC,当成原耽看可能舒服点。


第一章*...

+

by刀苏图

+

【跳黑心】伶俐2*如意门

第一章点【****这里****

预警:
完全崩坏的世界观
黑遍七剑
有血腥情节
【其实就是一篇无脑的肉

拟人设定
黑心虎—墨心臻
跳跳—袁青/袁长桓
跳跳父亲—袁煜
白猫—白游
其他人物基本是oc,不重要…

吃肉点【****这里**** 】

点一下右上角的proceed就可以了www

感谢阅读!

+

教主的拟人www

+

OC!一个叫卓古路·银币的盗贼君

+

本无求

他将烟熄了,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锦囊来。
“哝,谢谢你的。”他一边说,一边用两根手指夹着递过来。

她妥帖的收好,点了点头。电灯关着,他看不清她脸上表情,只觉得那鼻尖有点红,眼下有点肿。

“好吧。”她说,从小皮包里拿了口红,又拿了粉,背过身补起妆来。
“这点银子,下回该涨了。”
白森森的粉遮住了她熬得乌青的眼圈,遮住了她脖子上淡淡的刀疤。那是第三次救他命时候留下的。他从镜子里看着她一双手,没拿刀,没拿枪,只是点了胭脂将好气色画上。

女人肃着脸,一双眼睛也直勾勾的不动。他认识他这么多年,这种神色还只有五六年前他俩老师被人杀了时候才见过。她看着不落寞,也不伤心,也不透出心酸叫人可怜。她背挺得笔直,肩膀绷着,脖颈微...

+

【跳黑心】伶俐1*故我来

这是一篇肉文

主cp(有肉体接触): 

上半篇- 虹跳(互为替身)

下半篇- 跳黑心

提及:虹→黑  ,少主→教主

OOC严重,负面心理描写有,偏心魔教的护法有。

姓名与身份有私设:虹猫→剑盟盟主白鸿

跳跳→剑盟七座之一/随心教护法袁青

黑小虎→随心教少主墨烈(养子设定)

黑心虎→随心教教主墨心臻

-------------------------------------------------------------

袁青仰躺着。床幔外烛火灭了,空气湿闷,床头甜得发腻的鹅梨香也掩不住方才情事的味道。他身上的锦被在身边人动...

+

点点新【护法个人碎碎念】

万年前写的老文
算是醒时甜的续章
个人向小系列的最后一篇了
OOC预警
依旧没有剧情
伤眼抱歉

以及日常求吐槽

—————————————

他伤好后觉得一切都不一样了。世界仿佛和他一样烧得糊涂,很多事情变了又变,变得他都再也认不真切。 

他走在路上,脚步是安静的,心里也是安静的。 

他一点都不困惑。这样的感觉他经历过多次了。 
不需要挣扎,他早已任命。

时间的轮子总是在转啊转,只是有时转的快些,有时候慢些。他烂在床上的时候窗外的人没有和他一起停下来。他们跟着轮子跑啊跑,等到他清醒的时候,他只见外面的人们已跑出远远一段距离了。

这就是为什么如今的混沌感分外明显。

护法心里是明白的,但他什么都没...

+

© 刀贩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