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大铁陀

只是配色而已

+

车图,p1打个码
一只兴奋的银币君

+

OC!一个叫卓古路·银币的盗贼君

+

摸鱼!
一个oc,叫Unomius,乌诺米亚斯,牛头人法师(和人类法师的唯一不同在于过于健硕的身材?
头上的角可以随时拔下来(拔掉就会变成人形!
名字的意思很简单…uno是一个的意思,mi出自minotaur是牛头人的意思,us是很普遍的阳性名词结尾,合在一起unomius就是一个牛头男的意思啦…
他变成人形的时候会把角用发带绑在头上做装饰(因为角是牛头人自信的根本?
然后角安回去会重新变成牛头人
是个厉害的法师呢…(是Blackwater Guild黑水公会的建立者哟!
虽然看起来软且无害…但其实是危险的法师才对…(因为没什么道德观念?统领的公会里也没什么好人呢…
曾经是一个著名冒险小队的一员!(其余成员分...

+

啊可爱的银币君~

+

银币君!我真的好喜欢他…

+

大概是一战时期的Sirius?

+

lof上“不想吃药”太太写的枪棍组衍生-张牧之/叶问
叫【打甂炉】
强烈安利

+

残年(原创)- 第一章

架空设定

———————————-


我今天最后一个病人是个年长的Omega。

他一个人来的。

那位先生相貌生的好,戴着眼镜斯斯文文,后颈的标记有些年头了,身上却没有结合多年本该馥郁的信素香。他规矩地坐在桌对面,温和地对我笑,又用平静而柔软的声音向我提了一个极危险的要求。

“大夫,您说可以吗?”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Omega,这座诊所开了五年见了足够多的人,他是第一个提这种要求的。

“这个手术,可以吗?”他笑眼弯弯,温温软软地慢慢说,直叫我害怕,也叫我有点伤心。

我是个年轻的Alpha,很多事情都不明白。本来就不是传统Alpha该有的要强的性子,在做了大夫就完全觉得人健健康康的...

+

本无求

他将烟熄了,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锦囊来。
“哝,谢谢你的。”他一边说,一边用两根手指夹着递过来。

她妥帖的收好,点了点头。电灯关着,他看不清她脸上表情,只觉得那鼻尖有点红,眼下有点肿。

“好吧。”她说,从小皮包里拿了口红,又拿了粉,背过身补起妆来。
“这点银子,下回该涨了。”
白森森的粉遮住了她熬得乌青的眼圈,遮住了她脖子上淡淡的刀疤。那是第三次救他命时候留下的。他从镜子里看着她一双手,没拿刀,没拿枪,只是点了胭脂将好气色画上。

女人肃着脸,一双眼睛也直勾勾的不动。他认识他这么多年,这种神色还只有五六年前他俩老师被人杀了时候才见过。她看着不落寞,也不伤心,也不透出心酸叫人可怜。她背挺得笔直,肩膀绷着,脖颈微...

+

【伶俐】cp乱/主跳黑心/16k车

一发完

主cp(有肉体接触): 

上半篇- 虹跳(非正常关系)

下半篇- 跳黑心

提及:虹->黑  ,少主->教主

OOC严重,负面心理描写有,偏心魔教的护法有。

姓名与身份有私设:虹猫->剑盟盟主白鸿

跳跳->剑盟七座之一/随心教护法袁青

黑小虎->随心教少主墨烈(养子设定)

黑心虎->随心教教主墨心臻

-------------------------------------------------------------

袁青仰躺着。床幔外烛火灭了,空气湿闷,床头甜得发腻的鹅梨香也...

+

虎父子www

感觉他们在家时也是相亲相爱的?

(仅限教主吃了药的时候

未完待续

+

Merry as I was - Chapter 1

Warning- 

Modern AU/ Serious OOC/ Stannis x Davos / Robert  x Ned/ Renly x Loras/ Rickon x Shireen

(Mostly this was just me…imagining what would happen if Stannis was treated well by his family, while Davos was tortured by his life).

———————————————————————————————————–

The tall hall of...

+

新年第一张!希望扣针上的话成真哟!

+

少女(年),瑟大王中土最惨?你逗我呢【关于一些精灵及其故事的科(tu)普(cao)

Lantheo:

在一切开始之前,少女,如果你觉得你是那种“你说的我都懂,但是瑟大王就是中土最惨精,谁也不能改变我”的迷妹,真的,别看了,wifi流量也是流量哒。


 ====================================


首先,瑟大王目前(没有被过分脑补)的悲惨点,大概集中在以下:(1)爸爸的老家Doriath被矮人洗劫一次,被Feanor家族洗劫一次,活下来的逃到Sirion河口,又被Feanor家族洗劫一次;(2)简洁明了的死爸爸,再脑补一补还能产生“没麻麻”这样的悲剧,去黑门打了一仗拖着1/3的族人回来了;(3)儿子跑了,空巢老精,...

+

你说中式甜品不够美?讲真我是不服的

拾忆(立志做米虫):

中式甜点也是美到窒息啊~以后写文可以用到,最重要的是可以学着自己做!这里面的我吃过六种,也算个中级吃货了吧?


治愈甜品站:



现在越来越多心灵手巧的宝宝们都去学习西式甜点了,要找一个会做中式甜品的人不知道有多难,这些甜品越来越难寻觅,就连有些中式餐厅的甜品也都变成了提拉米苏....


可是,中式甜品真的有这么不堪吗?今天我就要为中式甜品正名!我们传承了5000年的甜品也是


颜值与内涵齐飞!



1 冰粉



樱花水信玄饼


冰粉是...

+

个人心水的梗堆积处【长期更新中】

都是泛梗

小手+1
古墓+1
古堡+1
叔受+1
战损+1
魔教+1
反派+1
成瘾+1
隐疾+1
亡妻+1
强气+1
别扭+1
话痨+1
暴躁+1
怕冷+1
担忧+1
君臣+1
将军+1
郎中+1
红线+1
妖怪+1
亡灵+1
安慰+1
冥府+1

半碗孟婆汤+1

极尽温柔+1

白发官帽朝廷鹰犬+1

忠心耿耿一心办差不问人情+1

心狠手辣杀人如麻+1

死前前尘回首糖包刀+1

临死时突然产生留恋+1

心愿未了+1

郁郁不得志+1

黑发蓝眼x银发金眼+1

红袍发带额箍+1

边疆冬雪+1

国破家亡+1

狼烟烽火+1

大厦将倾+1

老将迟暮+1

残年孤苦+1

芳华尽逝+1

我无法力挽狂澜的年代1

大仇得报/大...

+

亡命鬼·全

前面分篇的删掉了…

现在重发一下吧…

占tag我非常抱歉…

夏天已到了尾声,聒噪鸣蝉纷纷死去,暑气却未退,秋意远得似是遥挂在天边。
这夹在中间的日子让人心生焦灼。

少了蝉鸣聒噪,耳边的蚊蝇嗡嗡愈加清晰起来。大护法靠着自家院里的树贪凉,本来懒睡不愿醒,却不敌这恼人声响之扰终于睁眼。
他一进*的小院后有个荷塘。一池荷花都是他好风雅的时日里亲手种的,如有风来时,饱满粉花摇摇曳曳,悠然自得。而如今,花谢的七七八八,花瓣或是落了或是蔫了,裸露出干瘪的莲蓬子来。同样蔫蔫的还有那小白鸟,他趴在池边荷叶的影下,羽毛耷拉下来,不复平日顽皮神气。

真是满目衰败之像。

小涅叽见他起了,抬起一边翅膀,哀哀叫了一声。护法抹去额...

+

点点新【护法个人碎碎念】

万年前写的老文
算是醒时甜的续章
个人向小系列的最后一篇了
OOC预警
依旧没有剧情
伤眼抱歉

以及日常求吐槽

—————————————

他伤好后觉得一切都不一样了。世界仿佛和他一样烧得糊涂,很多事情变了又变,变得他都再也认不真切。

他走在路上,脚步是安静的,心里也是安静的。

他一点都不困惑。这样的感觉他经历过多次了。
不需要挣扎,他早已任命。

时间的轮子总是在转啊转,只是有时转的快些,有时候慢些。他烂在床上的时候窗外的人没有和他一起停下来。他们跟着轮子跑啊跑,等到他清醒的时候,他只见外面的人们已跑出远远一段距离了。

这就是为什么如今的混沌感分外明显。

护法心里是明白的,但他什么都没说。乌钢杖上挑了一盏灯,照着他...

+

[大护法]我有一柄乌钢杖

全tag最爱

心灵基汤:

#的确是想要写点什么的##只可惜总写不出想要的效果#


00


大护法背着他的乌钢杖,走在静悄悄的山路上。


夜晚如同半盏碎琉璃灯,月光精巧,似是落在那岩石面,又仿佛飘在了半空中。大护法拧着他笔直的眉毛,而山路是曲折的。鸟儿在他颈后的袋里睡着了,天地间万物皆是缄默,只它轻呼声响最为清晰。


大护法抬头望一望,北斗星正正向着他眼跟前的道,细小星子雨后森菇般布在灰黑天空上,明日大抵是个晴日。他急着赶路,如此自然是正好的,只不过雨水很久没有造访,实在叫人想念,于是又便为带着些许遗憾的庆幸了。


忽而哪家虫鸣了一声,声不大,却...

+

我尽力了…
可能会细化…可能不会…【躺平
引天雷梗源自@草叶纹镜 太太的算来一梦浮生第六章www
【完全没有表达出文章里的意境…【向太太郑重道歉

+

我是堂堂奕卫国的大(范围防)护(系高阶战)法(师)
【一个没蓝了就脱斗篷撸袖子开始近战的法爷?

+

醒时甜(护法个人向)

OOC预警
私设如山
幻痛的续篇,貌似是糖?
无cp,友情向可能都不算
当朝天子出没
想尝试写一下一个人闲着的时候的胡思乱想…就是那种明明思绪空无一物却还是想得莫名不开心的感觉【可惜扑的很惨…觉得对不起护法君
伤眼抱歉

求吐槽…想慢慢学着写好一点…

这一个月以来他反反复复的病着,体温时高时低,就是不见好,房里弥漫着一股疾病的湿热甜腻味道。
有些人的有些病是好不了的,他已经不抱希望。
一回到裴定,他身子就立时垮了。想着才把太子送进东宫大门,转身欲走,脚还不曾抬起便要摔在门槛上。幸好被扶住,不然他那十一根断骨还不知会如何。
真是多年不曾那么失态过。
他醒来时躺在宫墙外的太医院。见不着自己房里熟悉的陈设,他心里发慌,如...

+

幻痛 (护法个人意识流)

OOC预警
私设如山
无cp,友情向可能都不算
设定是回裴定的路上护法失血过多,被下了黑蛊石被黑暗控制然后负面情绪爆发变的自怨自艾自私刻薄差点失去本我险些被吞噬什么的…【其实是我没救的脑补hhh
【OOC都是我的…
伤眼抱歉…
------------------------

这水真难喝。
大护法头痛欲裂的坐在角落里,手一抖摔了小鸣递过来的杯子。

回程路上马车颠簸,他身子一颤一颤,压迫到身后的枪伤,一阵阵尖锐的痛。
百密一疏啊,他昏昏沉沉的想着。

错,他脑内诚实的声音反驳道,是你的傲慢自大害了自己。出来寻太子前他在这时间行走百年不逢敌手,便以为伤痛与他无干了。既然无人能近他身,备着那么多伤药做何用处。
到头来,他象征...

+

吞狗川的欢乐槽会(一发完)

【OOC注意】

【占tag抱歉】

【语死早,伤眼抱歉】

【含有略不友善的吐槽抱歉】

【含有“身后事”篇的部分剧情】

【含有一句话酒红,狗雪,茨草和狐跳】

下午三时,阳光不再似正午时灼烈,隐隐有了盛势不再的意思。隆冬三月,不少式神借着正午的阳光到庭院里来贪些温暖,待一点一过便散去了。这时还留在院子里的只有荒川。荒川河年年封冻,川主习惯了严寒,便不觉得这平安京的冬天如何难熬,只觉得下午阳光晒着温暖惬意。他盘腿坐在樱花树下,阳光透过枝丫落在他脸上发上。他半阖着眼睛,却一丝睡意也无。
相反的,他心里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似乎是从他不小心看见寮主落在门外的一本册子后,就开始了。
说起寮主...

+

A Winter's Tale


It was the 7th winter of Alaeya's life, and a much warmer one.
Alaeya sat by an ice mountain on a glacier. In her little hand, she held the 7th birthday present from her dearest friend. It was a blue scarf. She put it on and smiled, feathery snow melted in her hair.
"Thank you, Hibernis."
The...

+

A Summer Valley


“Let me tell you a secret,” Aloise whispered.

“Do you know,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season called Winter,” she blinked her eyes, trying to form a scene in her head.

“It was cold, and shiny flakes fall from the sky. Yes, bright and beautiful, like the crystals they sell in the Desert. My great grandma...

+

水枯风雷止•一发完

一篇毫无波动,没有剧情的流水账。
小学生文笔注意。
占tag抱歉
似乎是群像,略阴沉向。
有伪茨酒,真酒红,狗雪,和阎判。有提及阴阳师x式神。茨酒非正常cp,注意避雷。
阴阳师指的不是晴明神乐博雅八百。
OOC是我的。我喜欢每一个式神,不黑任何一个~一切扭曲都事出有因。

这个寮的主人有一颗石头做的心和一双无光的眼睛。他的寮富有,强大,却总是静悄悄的。

那寂静被热闹包围着,正如两旁狭小的阴阳寮环绕他的。这是平安郊区最好的位置,只有他,或许还有他的死对头,才有能力在此圈出如此大的一块地方。

那建筑占地确是很大的,且分为不同的院落。
中间的主院住着那个阴阳师,和他看中的主力。东西两个不见天日的院子里住着姿容姣好的男妖女...

+

© 刀贩子 | Powered by LOFTER